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核育论的博客

奉献是一切高贵灵魂的信仰

 
 
 

日志

 
 

象形科学缘起4—5  

2011-05-01 20:40:57|  分类: 象形科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要坚持在实践中学习知识,应用知识,就会发现已有的知识有些不是很好用,产生改造或者创新知识的点滴想法或者思想火花。过段时间,总结这些思想火花,会得到适合解决某些方面问题的经验或者知识,继续提炼这些相对片面的经验与知识,会得到一些原则,以这些原则指导实践,会产生系列的创新。例如,我在做软件公司总经理的时候,一方面要组织技术攻关,另一方面要组织市场推广,发现以技术的立场思考人际关系问题,或者以人文的立场思绪技术方面的问题,会得到许多解决问题的启迪。这样,我总结出一种技术与人文相结合的原则,用于指导实践,解决了许多用单一专业知识难以想通,或者解决不了的问题。将这些心得以索而其已的笔名撰写了上帝的烦恼、信息怎么卖、你是“人”吗、信息化的廿种观念障碍、信息化的八大真实动机、战胜微软的方法、手机引发的十大社会主题、信息技术的人文困境,超越软件思维等文章,受到了编辑的认同,成为一些杂志与网站的专栏作家。从这种科研、经营、写作相结合的实践中,我体会到了一种“以人为本”的创新原则。

以往我们学习知识,实际上执行的是一种“以物为本”的原则,以权威的或者“确定”的标准来选择学习的内容,所学的“确定”知识,只能在相对“确定”的“物际”环境中解决问题。在相对不确定的人际关系的环境中,原来学习的知识就不适用了,需要“以人为本”的知识。这种知识在现实社会中表现为人际关系的知识,多以个人经验的形式表现。我们往往有这样的经验,听一个人讲处理人际关系的经验,还明白,听多个人讲,可能越听越感觉复杂,不知怎么做。因为每个人都以自己的立场,从不同的角度看事物。这说明一个问题,在人际关系领域缺少易于学习的科学,也就是缺乏建立于统一标准基础上的知识系统。

思考我们所熟悉的自然科学,突出特征是应用数学工具表达。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所著的《物理学》,之所以归类为哲学著作,是因为没有采用数学表达工具。由此我得到这样的判断,以概念为主表达认识的知识系统叫哲学,采用公式表达认识的知识系统叫科学。当然,最符合这种判断依据的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在努力使用公式或者数学工具,只是在个别领域有些效果,达不到自然科学普及使用数学工具的程度。数学实际上是人类对环境确定性因素的反映,以确定性为标准,可将知识分为四类:人类对环境的反映不确定或者说不清楚的是宗教,用概念表达并成系统的是哲学,用公式表达并能表示实践流程的是科学,能够将想法转化为产品的是产业。以工具或者中介为标准看,哲学以教主为工具(个人中介),哲学以概念为工具(文字中介),科学以公式为工具(关系中介),产业以实体为工具(器物中介)。这四个知识层次构成人类与自然互动的知识系统。

 

现在全球主流社会所用的知识系统实际上是西方文明缘起的知识系统。我们现在感觉到这种知识系统或者科学很有用,实际上,是因为我们从小的教育让我们接受了这套系统及其物质价值判断标准。用这种价值标准判断,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缺乏物质就是落后。

在西藏建设太阳能电站的经历让我反思我们自以为是的价值观。我们报着改变西藏落后面貌的心态到艰苦的高原地区去工作,自以为很崇高。可是,一位藏族朋友说,你们说西藏原住民很落后,其实他们说你们很邪恶,因为你们破坏了自然。当然,我可以举出很多证据说明当地的居民是很欢迎我们送去的光明的,不过,从人类与自然的关系角度看,这种观点对我认识科学有很大的启示。科学作为人类追求物质享受的手段,所起的作用是破坏自然的帮凶。对自然来说,所谓现代科学,无外乎是一群功能强大的掠夺资源的机器。以现在可知的人类消费能力看,自然资源有的将在几十年内,有的最多在几百年内就会消耗殆尽。有些人认为,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必然直,在人类的一种资源消耗尽时,总会找到新的替代资源。这只是一种可能,以个人的立场看,是无所谓的,灾难来了,个人是可逃的。而对于一个群体,一个国家来说,现在有能力,有时间思考未来的问题,为什么要放弃呢?

人类把握未来的方法就是发现真理,把握真理。真理是客观事物及其规律在人的意识中的正确反映,分为绝对真理与相对真理。绝对真理指无数相对真理的总和。相对真理指在总的宇宙发展过程中,人们对于在各个发展阶段上的具体过程的正确认识,它是客观世界近似的、不完全的反映。对于一个在现实社会中的实践者来讲,所应用的都是相对真理,表现为知识工具。在科学的实践中,当前普及使用的是数学工具。这种工具在三维以下的空间中使用,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对于四维以上(含四维)的空间,用数学表达,需要增加复杂性,并且应用效果难以建立统一的标准来评判,在社会科学领域应用数学工具,就会出现这种情况。能不能针对四维以上空间的运动规律发明相对简单的知识工具呢?我尝试了一种创新路径,就是突破数学以数字、符号及其组合为主表达客观模式的限制,试用图形、基元及其组合为主表达客观模式。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